中国文明网总站  安徽文明网  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 黄山文明网>开卷有益 > 正文

山村其实很诱人

作者:村夫 来源:黄山文明网 时间:2019-04-17

  我这人见异思迁,又志大才疏。读小学接触辛翁的词:“茅檐低小,溪上青青草……大儿锄豆溪东,中儿正织鸡笼。最喜小儿亡赖,溪头卧剥莲蓬?!蔽倚值苡兴娜?,觉得这种押着韵的诗意生活也是我家的写照。读初中走出大山,又觉得我的前途不应该在山旮旯里。中学操场看了几场电影,城市的繁华让我怦然心动,于是野心来了,梦想也来了,而这些,田园牧歌是支撑不起的。

  那时“农业学大寨”,常有工作组下乡指导,驻我村的是地委工作组,组长姓张,南下干部,我父亲是村里支书,两人闲谈时,老张惊叹:“你作农能养活六个小鬼(我还有两个妹妹),不可思议!我才两个小鬼,孩子他妈也有工资收入,日子过得相当紧巴?!备盖姿?,你生活在城市,样样靠钱,口袋哪有不掏空的?我呢,水小溪里有,柴山上有,粮食地里产,不够瓜菜凑,夜里点松明子,就说咸盐吧,也可以从鸡埘里摸个蛋儿去代销店兑换。

  我虽作为知青返了乡,但意识超前,觉得自己已上了城里的大马路,张老伯与我爸的对话提醒了我,是啊,这个“根据地”还不能丢,一旦皮夹子空了,就逃回乡下来。那时的我,说来真可笑。

  不过,这种可能也的确存在——我受推荐再度入了学,获得一份工作已是无疑。孰料,学校毕业后,管分配的领导目光睨视,说,你出身山里,适合回山区工作。一句轻描淡写,击碎了我的清梦。从此,我背个小竹籝,这山上那山下,说是工作(教师),与那些隐忍耐苦的农人相比,也就衣服少沾点泥巴而已。时光山雾般飘浮,不知不觉,我从一个楞头青,成了心事重重的中年人。说不上沮丧,山猴子,钻林子是宿命。本以为此生已与城市无缘,可谁想到,改革开放也使城门大开。

  我虽圆了进城的梦,但沧桑的脸颊不再动容,曾经有过的浪漫已然随着长长的岁月没入了生活的缝隙。公园去了,娱乐场所进了,霓虹灯下的街道溜达了,却又觉得这种浮艳其实并不能给自己增添什么,反倒是朝九晚五的上下班,让生活僵化成“例行琐事”,单调乏味。在乡下那会儿,我像一株雨后抖动的小草,那样来劲,那样精神,现在,这茎小草拔离土壤移进城后,束之高阁,天寒岁阑,独于窗下瑟缩。宛如“身在曹营”,太阳西沉,一日过去了,睁开眼睛,又一日开始了。我觉得自己变老了,热衷于回忆,眼前幻出的,是春日早起赶往学校,一声清脆的鸟鸣,把晨曦的清新唤醒,一滴晶莹的露珠,绽开了绿叶与红花的笑靥;似乎,又与村民闲坐场坦,山村的夏夜,萤火点点,有动人心魄的宁静渗透全身,果然“明月别枝惊鹊”;秋高气爽,云白天蓝的山岗上,遥望“晴空一鹤排云上”,陡然间也有“便引诗情到碧霄”的灵念杨起;更别说寒冬围炉,张家来点小酒,李家端点小菜,小酌聊天,融洽惬意至不可言。人倾向于相互接近、释放温情,而城里,是相见不相识。不错,山村在很长一段时期里,保安靠狗,联络靠吼,交通靠走??墒俏医悄腔岫?,这种状况已不复存在。那么,我为何要赶这种时髦呢?夙愿是一回事,还有置气的成分:是乡村耕耘种养,丰腴的汗水流进城市,把城市喂养得娇艳健壮的,我为什么不能享受一番城市的珠圆玉润奢侈豪华?

  但我在城市生活下去的意念很难坚定了。这不单是我习惯了乡村知足、守常、宁静的朴素生存之道,还在于城里各种负面的消息不胫而走,像有毒食品呀,大气污染呀,还有各类匪夷所思的坑蒙拐骗。虽说网络的东西不乏水分,但城市缺失山村的纯净无可争辩。今天的人们,享受着这个时代的给予,却又不相信这个时代,致使怀疑主义以惊人速度蔓延,过去人们不信的是妖魔鬼怪之类,如今的不信已从这些荒诞不经的扩展到对事物之起源的怀疑。如我,在家乡时,上路从来只带干粮不带茶水,小溪之泉清冽甘甜,进城后,我就从未饮过生水,有漂白粉气息在其次,就怕内中有不洁的杂质,不经高温不放心。又听说菜农施化肥喷农药,疑虑将菜蔬投进篮子是否是一种慢性投毒行为。朋友聚会时,对端上的菜肴,总要问,这菜没加啥调味品吧?肉是土猪肉吗?这蛋的壳儿浑黄,不像是土鸡蛋呀……总之,人们越来越怀念原汁原味的自然。时代发生了错位,曾经,未开发的山区,叫荒山野岭,今天,又成了原生态,是人们向往的一方净土。

  去年秋天我回了一趟老家,其变化令我吃惊,街道拓宽了,危房修复了,小公园有了,网络、体育设施、文娱活动等都有了。真没想到,山村的现代化进程是如此之快。村干告诉我,这一切得益于“美丽乡村”建设。

  山里的人习惯串门、唠嗑。有位老奶奶跟我说,儿子媳妇接她去城里生活过,受不了,高楼把她压小了,霓虹灯把她照小了,市声吵得她更加孤独了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我也有同感,拥挤在陌生的人流之中,如同置身于深山野谷,难言的孤独与寂寞。

  午后去村背山梁溜达,澄澈透明的阳光让我心情云片般轻盈舒展。此一时节,明净高远,被天空形容;累累果实,为田野怀抱。稍远的山,错综着小片的鲜红和大片的金黄,还有深浅不同的绿,深浅不同的褐、棕等丰富的颜色。由衷而叹,秋是大自然一个华丽的转身。下到山脚小河,河水悠悠,一只小水鸟——该是小野鸭吧,正在唱着独角戏,像荷花仙子在水面滑行,轻盈得似在飞,一不留意又一头扎入,潜起水来。一只白鹭在菖蒲丛中梳洗,自由自在,公主一般骄傲。夜里,村边水塘响起了蛙鸣,我又耐不住了,“林莺啼到无声处,青草池塘独听蛙?!痹计幼镜淖匀恢?,是这样美妙。

  我明白了,多年山村生活酿下的情缘,已是无法排解。既然这片种着禅诗的土地也进入了时代的富庶与文明,那么,在“美丽乡村”建设的“季节”里,我何不像秋一样也来个华丽转身?

  我们这个文明古国,已经有了值得骄傲的城市,也应该有值得骄傲的山村。(村夫)

责任编辑: 尹文君